法音频道
第562讲大历史 心理学2016.4.17.薄伽梵 师尊广播圣密龙讲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8日 22:13:38   发布作者:本網   点击次数:517

  第562讲 2016年4月17日

  薄伽梵 师尊广播圣密龙讲

  大历史  心理学


  广播电台:

  在昨天的广播里面, 薄伽梵 师尊继续为我们解密了有关敦煌石窟的教相和宗下记载有关的历史。恭请 薄伽梵 师尊继续为我们圣示,有请 师尊!


  薄伽梵 师尊:

  阿弥陀佛!各位听众大家好!

  今天是2016年4月17日星期天,第562次圣密龙讲。

  昨天,我们度过了非常有意义的二十七周年。今天的圣密龙讲继续讨论张大千先生他的有关的种种轶事。

  一般而论,社会上舆论界对张大千先生的一生有三大“负评”。所谓的“负评”就是指三件极受争议的所谓“公案”。

  我们和一些朋友、一些老师们讨论起张大千先生的时候,其中谈到,张大千先生虽然是国画的高手,但是,他也是一位制作〝假画〞的高手。这话怎么讲呢?

  曾经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期,上海有一位著名的收藏家,称之为程霖生,他是专门收藏历史上一位称为石涛的作品,而称雄于当时的收藏界。程霖生的父亲程谨轩曾是旧上海的大财主,拥有房地产价值达规银一千余万两,月收房租达数万银元,

  一次,一位古董商送来一幅石涛的作品,要价非常高,要一万块。(当时的一万块跟现在的一万块,真是它的经济价值是数百倍可以计。)程霖生一时就打不定主意,希望请张大千鉴定一下。他请张大千鉴定的目的因为张对石涛的作品非常熟悉,看上去似乎不像,所以拿不定主意,就请张大千来“掌掌眼”,即请内行人鉴定—下。

  这个时候,张大千就随口说,〝啊,这是我画的,是我的游戏之作〞,劝他不要买了。程霖生先生听到张大千的指点,就把这幅画退了,说:“我要再考虑”。

  过了几天,这位古董商又到程府,说:“张大千看过这个画,愿意出一万两千块买下这幅画”。这个程霖生马上〝发现〞,噢,张大千原来是在“骗”他,看来是“张大千想把石涛的画占为己有”,所以,马上给这画商一万三千块,买下了这幅画。程霖生想: “原来,张大千跟这一个画商〝合作〞,以假乱真。”其实是这位画商使用的离间计引了程霖生上当中计了。

  后来,张大千私下地对其他的好朋友们说,程霖生收藏的一百幅石涛的画,七八都是他画的。也就是说,他所收藏的石涛的画一百幅,里头的画大概有七十幅、八十幅大都是他所临摹的。

  可以这样讲,仿作假画并不是一件十分光荣的事。但是张大千常常自己揭示自己这一件事,从不掩饰自己是作仿的高手。他仿的古代的画作,模仿面很广,有石涛的、有八大山人的、也有祝支山、唐寅的,他都是随意画之,信手拈来。

  所以,张大千这样的自己揭示自己模仿古代名画的故事,在画界流传很广。也可以说,全世界各大美术馆,不知道有多少出自张大千所临摹的作品被当作为真迹尊为至宝。

  以张大千的立场而言,他画画,学画画,一定要临摹古代名画家的作品,把古代名画家的手法、技法学到,师古贤、师造化、师深心,是画家进入艺术中阴而成就的三步曲。“温故而知新”,能够才有新的创作。

  张大千本身又很善于形象的记忆,临摹的功力非常过硬。他只要一看到有古画,或者是有好的图章值得研究,他就马上用最好的照相机照下来,作为资料收集。因此,他的古印、古画资料十分齐全。所以,在画界流传说,他临摹模仿八大山人之前,往往先把款落好,假如这个款做得不好,那么就不仿,就不画了,就放弃了。要把这个款做好,做得像。由于这一个特点,著名的书画家、鉴赏家傅申曾经说过:“如果张大千先生在现在,那么,他是会做美术史家的,也就是说,中国画历史学家。”

  为什么会讨论到张大千这个做假画呢?因为我们也在收藏历代的古画,特别是收藏跟宗下传承有联系的古画。因此,也有一些画家的朋友。

  根据他们介绍,目前在中国,有很多的模仿的高手,而且说,在xx的书画市场上的赝品最多,品种最齐全,价格最便宜,而且,据说有专门的买卖市场。

  xx书画赝品的交易市场一般是在Lxx一带为主,那边是著名的古董市场,另外还有xxx片区、xxx、和dxx等旧货市场。

  而且,售卖的方法灵活。一般有三种:

  一种是公开的。所谓公开的,就是把那些历代名人字画的复制品堂而皇之地挂在有招牌的店里,以原作的名义公开地销售,售价都比较高。

  另一种就是所谓的半公开的。半公开的,就是标签上只写作品的名称,而不标明是不是原作,有人问起,要详问,回答也是含糊其辞作回答,待价而沽。因此,这样的经营方式比较灵活,不容易被有关鉴定单位进行查证。

  还有一些是不公开的卖画人,他身上背几幅假画。只是在市场上行走时候,有买画的主呢,就马上上去,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我背上是什么东西,你要的话,我们到一个暗处去看”。或者在他身边准备好几本画册,让人挑选。如果家里有成品,那么就带着客人进门交易。如果没有成品,那么就可以按照客人的意愿,就是根据他所指定的图册中的画,接受到少量定金以后,就告诉他:“我们在什么什么时候给你拿来”。

  这些卖假画的人,就是不仅是模仿古代名人的画,就是现代的,比如说韩美林,或者是史国良等当代名人的假画,也有卖。价格分高、中、低三种。高仿品是几万,中仿品几千,低仿品就是三五百块。

  而且,由于市场是比较大,在xx可以定做假画。只要有门路古今中外的那些书画名人,无论是唐伯虎,或是国外的毕加索,他们的“画作”都能非常廉价地加以拷贝、复制、水印。

  另外,在xx书画市场,还有一种特别吸引人的招数——承诺回收代买他自己店里已经出售,如果买的人不满意这个书画作品,他可以收回。尤其是中国有的贪官,他们不敢接受的经济上的直接贿赂,但是,他们倒愿意接受这些画作,因为这些画作看起来没有直接的经济价值。

  在xx市场如此。在tj,假画的制作作坊比较多。在hb书画的市场中,tj依托它雄厚的人才资源和较早形成的市场优势,撑起了中国假画市场的半边天。不少画坊设备齐全、技术先进、工薪丰厚,吸引了一大批高等美术学院的老师和学生都来t发展他们成熟的艺术技巧。艺术成熟但没有名气的外地作家和一些民间的艺人纷纷地加盟,在那里组织成假画制作的市场。甚至已经有科技化、程序化、规模化的生产线,从选画、喷绘、描图、渲染,到题跋、落款、装裱、著录、做旧,分别都有专业人员流水线作业,所有的程序过程不会跨出一条街。

  只要有这样的顾客,选定了一幅画,交完定金以后,立刻可以进入生产流程,一般四五天就能够完工。一些精品,如果说是粗糙完成,两天之内就可以取货。

  一位熟悉内幕的t美术界的朋友说,t所生产的假画,除了批发到港澳台地区和京、沪、闽、鲁、粤等书画市场之外,还远销至东南亚各国和部分的欧美国家的华人圈。(这里的“j”就是指bj,“w”就是指xx,“y”就是指xx,“L”就是xx,“m”就是指xx。)中国的东南沿海就有市场。

  有一位书画商人还公开说,有一些创作假画的作坊把产品定位于拍卖公司等高端的交易市场,每年只精心制作三五件高仿作品,作品完成以后,还要通过现有的科技检测,由权威的鉴定专家严格把关,这样,让他们出具鉴定证明,有的甚至可以做到天衣无缝地伪造作品的“传世档案”,致使一些假画能够畅通无阻地进入国内外的拍卖市场。由是,这些假画就“当之无愧”地享受天价的赞誉。

  这样的讨论,实际上在现实中,的确是有的 。现在已经有五件或者是六件拍卖成交的假画的案例,成交的价格都在百万以上。一般这些假画创作者、制作者,有张大千、齐白石,清朝的郎世宁的、郑板桥的、近代的徐悲鸿等高价位的画家的“作品”,都是在tj科技画坊中间仿制出来的。

  假画在xa也表现得登峰造极。制作假画的高手,只要真实的名画给他看过一眼,就能够马上画出来,基本上跟真画一模一样。

  中国“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这一个苏州,制作假画,在历史上都是有名的。它的技法最为老辣。在xx,明清时代,造假非常的著名。规模最大的是在明朝万历年间到清代中期的苏州。根据相关的记载,这一个时期中的苏州山塘街专诸巷和桃花坞一带聚集着一批民间作画高手,专以制作假画作为他们的生财之道,所造的假画后来统统被称为“xxx”。

  时代演进了,但是,这一个制作假画也慢慢地进入了现代。刚才所讲的旧式的仿品已经成为书画商人的抢手货,价格跟真品相差不多。由于最近海内外的市场,这个假画市场促进了拍卖,拍卖也促进了假画。所以,一些老的“xxx”以改、添、拆配、割裂等多种手法,挖去小名的款,挖去印,改添大名家的款、印和题跋,方法真是用尽,甚至以拆旧配新、以伪配真等手法,把一幅老旧的“xxx”做成好几幅所谓的“老画”。

  谈到“老画”,就联系到张大千。有些人说:“张大千是近代制作假画的老手。”这一个说法令张大千蒙受上了不白之冤。实际上,张大千所谓的“临摹古画”,他并非是为了卖,而是为了学到技法,他的〝师古贤、师造化、师深心〞的学习过程。

  但是,现代,由于中国有许多画院,培养出了许多中国国画的高手历年来数量之大,工作、前途、出路有问题。各种各样的人才、高手在美术学院中毕业,但是,却不能够令自己的生活安定,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出现了所谓的“tj片”、“sz片”,等等。

  刚才所讲的“sz片”主要仿制的题材都是著名的《汉宫春晓》,《上巳修禊图》、《清明上河图》等等青山绿水人物画。所题的款和跋都是古代名气最大的画家,如唐代的李思训、李昭道,宋代的赵伯驹,元代的柯九思、赵孟、倪瓒,明代的文征明、仇英等。有部分画廊专门仿制工笔设色的花鸟画,多半是黄荃、徐熙、赵昌、王渊等大名家的作品。仿白描人物画的多半是署李公麟的款。而sz书画市场常见的书法作品有唐寅、王宠、祝允明、陈淳等人的作品。还有的假画还配上了苏轼、黄庭坚、米芾、赵孟、邓文原、祝允明、沈周、文征明、王宠、吴宽、董其昌等人的假印章或者是假题跋,以作为赝品制造这些似真似假的所谓的“证据”。

  由于近代的拍卖市场的昌盛,因此,假画市场也随之昌盛。这一个昌盛,许多人都把责任推给了张大千。但其实,张大千他画假画,他并非是为了谋生或去换钱。张大千只不过是在他的艺术生命成熟过程中的必经流程。张大千先生承担的负评也是他自己招来的。因为他临摹古画呢,由于他的诚实,也由于他光明磊落地公开他艺术进步的心路历程,由是,产生了现代无数的攻击张大千的其中毁灭人格的致命口实。我们从大历史的视角,从佛教深部心理学的尖锐分析,还原历史的真面目。

  当然,张大千先生一生最大被人攻击的有三大点,关于其他两点,我们在今后的圣密龙讲中再进行讨论。同时,我们还将讨论,张大千他所进入的艺术中阴,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艺术中阴,才会出现这样的一些情况。

  阿弥陀佛!


  广播电台:

  感谢 薄伽梵 师尊的圣密龙讲教法,我们期待下星期继续恭聆 薄伽梵 师尊的圣示,谢谢 师尊!

  阿弥陀佛!


歌曲 - 歌手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