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哲学
宇宙个体生命的灵性生命相位转移与阿赖耶识、庵摩罗识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13日 16:02:25   发布作者:本網   点击次数:1485

宇宙个体生命的灵性生命相位转移与阿赖耶识、庵摩罗识


薄伽梵 智及维摩诘 师尊:

  各位听众大家好!今天圣密龙讲的主题是怎样以我们 大圣 释迦牟尼佛祖的圣教---"业感轮回"的规律来认识"隐态世界"?

  "业感轮回"是一个理论,但是在实践的是人。我们怎么样通过"隐态世界"的规律,在宇宙不同的"相度"中──也就是说不同的宇宙空间、宇宙时间上相互之间作"相位的转移"。

  "相位转移",譬如说,"人要涅槃"了,他"升"到"天上",这个"升"就是"相位转移";但是也有凡夫"降"到"地狱",这是"相位转移"。经过四重多维度时空的训练,他再转世来到这个世界上,也是"宇宙相位"的转移。

  考量"相位转移",转移的是一个"高层"的"灵性生命体"。"业感轮回说"的学说,就是佛法最为原始的、最为基础的"缘起学"。考察这个"缘起学"就是佛教的基础学问,依"缘起说"来源于"缘起观"。到了"缘起观",是你行者的内在观照。内在观照升起的时候,才有这个"缘起观"。

  在世间,"众生"──佛教的语言称为"有情"---有情众生、包括人、包括畜牲道的各种各样有情的"生死"而说的"相位转移",也就是说宇宙中众生的生死实际上是内在的时间与空间的"隐态世界"相位转移。

  所以,我们学密要修动禅陀罗尼、要修静禅陀罗尼、要修宇宙语、要修"真言",这些都是可以导致一个人、一个"精神实体"可以进行内在灵性生命的相位转移和在伟大宇宙的各个时空:"各个时间和空间"内进行能动运行的一些方法。因此,才有"相位转移"这一说,才有"动禅陀罗尼"这一说,才有"静禅陀罗尼"这一说。动禅陀罗尼、静禅陀罗尼、"宇宙语"、"真言"这些都是可以使自己生命个体非常能动地依着修行的功德力去进行"相位转移"。

  "相位转移"是说我们在修佛法,更进一步说,我们在修密法。这也就是为什么修密法的人必须要有导师的原因,有导师指导你。没有正法导师的指导,你就是念真言也好、普通地去打坐也好,都有可能进入偏差、进入"幻觉状态",进入幻觉状态自己不自知、自己不知道。这样,有可能跟你本来所想的目的达不到,反而是背道而驰。

  在修行中、修动禅陀罗尼的整一个过程中,作能动的灵性生命的"相位转移"必须要以正法导师正确的教法和修法的指导。否则,一事无成。

  这里头首先要解决,哪一个是世间生死相续的主体?哪一个是轮回中的业的种子?而这个业的种子在宇宙的"相位转移"的过程中又是如何保存、如何生长、如何发展、如何修证成正果的?这需要有正确教法指导下"灵性生命"的正确实践。

  在 大圣 释迦牟尼佛祖住世、涅槃后所发展出的"部派佛教"中,对宇宙生命"相位转移"现象有种种的解释。这种种的解释,也就是所谓的"本识论"。

  这个宇宙个体生命的灵性生命相位转移,在宇宙时空中活动的探讨,"本识论"的初期思想是"阿陀那识",是唯识学最原始的本识论。这个所谓的"阿陀那识"就是后来演变为"阿赖耶识",就是这一个识,就是唯识学所讲的"阿赖耶识"的"本识论"。这一方面继承了 大圣 释迦牟尼佛祖的教导、继承了部派佛教中某几个流派的关于"阿陀那识"本识论最初的一些学说;另一方面,又生出了一个"种子说",这个"种子说"进行发展。

  这个"种子说",实际上我们以前在好几讲中已经提到了──"改变种姓"。改变种姓从哪里改变呢?也就是说从阿赖耶识这一个相位中加以改变。从宇宙的阿赖耶以及个体生命体的阿赖耶相互之间的调摄、瑜伽、演变这一个阿赖耶。这样,阿赖耶识就慢慢地发展到依"轮回说"而开出这一系统的理论。

  所以我们可以作一个最简明的小结,就是说宇宙中、世间内,有情众生作为出发点,他们的思想、演变的历程其实是部派佛教所带有的实在论本识思想为"阿陀那识"初期阶段生命实体。当时部派佛教所要解决的仅仅是解决了"谁作为有情众生生死相续"的一个问题。这一个思想深深地根植于生命的深处;以有情众生的生命为立足点,而改变宇宙中的相度、空间和时间。也就是说,活生生的生命他的灵性生命升华的时候,他可以以虹化的形式出现;当然,凡夫也可以下堕,下堕到地狱。

  由此,深深懂得这理论,并且以理论去实践,通过灵性生命的密法---事实上能够即身实践,每一位有情众生灵性生命升华而"业的种子"在宇宙的"相位转移"过程中,去感知这个地狱空间的存在和宇宙天上金刚法界宫的存在。

  所以,正由于这些客观的事实,因此就令整一个宗教界──包括佛教在内,特别是佛教,就是开出了灵性生命的生命哲学、生命的修行。

  但是作为生命而言,有情众生生命有自己的局限;生命的身、心两者瑜伽在一起、结合在一起,所以不容易区别开来,肉体的生命无法认识自己高层意识──阿赖耶识,更何况说认识庵摩罗识。

  所以阿陀那识跟阿赖耶识,一直到庵摩罗识,这三个识的发展实际上就贯穿了我们所讲的生命全部实践之中。有了如此的生命实践也就给人们有了希望。从诸宗教看,佛教关于"生命"问题,特别是"本识论",到后来的"轮回说",突显了对生命深部的、究竟的学说,究竟学说的实践,体现了超越性、普适性的灵性价值取向。由是,佛教成为最究竟的宗教。

  外教也重视生命,也讲生命实践。但是外教的生命实践着重的是针对众生本身的罪恶和道德。但是,还没有深入到每一生命和阿陀那识生命相瑜伽、相实践,还没有深入到每一生命和阿赖耶识生命、庵摩罗识生命---灵性生命相瑜伽、相实践;当然更不用说到了圣密宗所言的十三层识。

  众生由于每一个生命体产生了以后,会产生很多的局限和困难。

  作为众生而言,这些困难是什么呢?也就是 大圣 释迦牟尼佛祖指出的:每一个生命都有"生、老、病、死"。正因为这些"生、老、病、死",所以众生生命本身有困难。"生、老、病、死"是每一个生命在现实世界中所碰到的局限和困难,他们不能超越,众生没有办法给自己治"病"、治烦恼、众生没有办法对治自己的痛苦,只能够由这些"生、老、病、死"自然地发生、自然地发展,然后自然地达到它极终的形相──也就是说所谓的死亡。

  这个也就是考察为什么说佛教对"生命"的学说是最究竟的。 释迦牟尼佛祖住世的时候,他还教过"空行大法"。这些宇宙时空相位的变移,成就了刚才所讲的这两个大法,自然而然地又出现第三个大法──就是"霓虹大法",所谓霓虹大法也就是说"人化成光的实践"。

  这个"化成人光的实践", 白云老禅师虹化的时候就已经示现过。 白云老禅师虹化,在他的灵体荼毗的那一天,白天在我们南天极地大雷音寺空中就出现了日光霓虹,晚上不仅是出现月光霓虹,而且出现了满天的南极光。这一个奇异天象,本身就说明了 白云老禅师的修为真实不虚。 白云老禅师的生命灵体,他在宇宙中永恒存在;宇宙天象──日光霓虹、月光霓虹,包括南天极地大雷音寺的极光,雄辩地证明了他生命体的极终表现和永恒存在。

  而这一个实际上就是隐态世界的操作、隐态世界的运行,在显态世界昭示于人们、昭示于众生,让众生明确宇宙中人的生命个体在转移相位的时候将出现非常伟大的事件。而这个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进行密教的修行。当然,能够达到高果位的不是很多。这就出现了"知识"的问题──有此知识者你就信,没有此知识者就不信,就产生很多学问上的争议。这个就只能够慢慢地让人们通过自己的实践去加以验证。

  我们刚才所讨论的"阿陀那识",以世间法的有情众生为出发点,依"轮回说"而开出。这一个"轮回说"的思想演变历程,最初是部派佛教带有"实在论"的本识思想为"阿陀那识"的初期阶段。当时仅仅是为在解决"谁是有情众生"的生死相续的"本体"这样一个问题。正是由于这一个问题的开出,就是使我们慢慢地积累了"阿陀那识"的"经验",我们修行实际上就是"生命的本体运作"。如果你对这个生命运作没有充分的准备积累,没有准备好自己,那么当你的生命体需要在宇宙中作相位的时空转移的时候,你就不是一个胜利者,而是一个失败者。

  为了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胜利者,所以 大圣 释迦牟尼佛祖就在古天竺时期开出了"古梵密教"、开出了"佛梵持明";让佛梵持明的系统理论来指导他的弟子们修行。当然,这里头就有一个众生的根性的问题、种姓的问题、种子的问题,所以在这个地方就又开出了"种姓说"跟"种子说"。这使我们阿赖耶识成为有情众生的"根身"、成为有情众生"阿陀那识"种子的持有者。

  如此,作为有情众生是有一个系统的理论来指导他的。这个指导就是我们刚才前面所讲的"阿赖耶识";而"阿赖耶识"是在"识论"的基础上、所知依的基础上,说有情依于赖耶、器界亦依于赖耶;"赖耶"就是"阿赖耶"的简称。"识论"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有情众生的种姓、根性是依赖耶所开出,而器界──所谓的"器界"就是有情众生跟无情的众生,这些无情的众生也就是所谓"器界",也是依赖于赖耶、依赖于阿赖耶。就是把有情众生的"轮回说"发展到器界也是依于阿赖耶而作为缘起的。

  这样看起来,人生的局限,"生、老、病、死",生命运程的进展,生命运程中有弱点、生命运程中有缺点、生命运程中有黑点、生命运程中有恶点,这一些点再加上生命运程中还有罪恶问题、有道德问题,由是又有罪业的问题,这个罪业就有业报。由是,就会在 大圣 释迦牟尼佛祖所开出的"种子说"的激荡之下,建立了"世间依于阿赖耶识、出世间也是依于阿赖耶识"的"阿赖耶缘起"──简称"赖耶缘起",建立了唯识中"灵性生命体"的"相位转移"。

  这个所谓唯识的转移,实际上就是指阿赖耶的污染,最终转变成为我们经常所言的"无垢识"。在我们《圣祖经》──《佛说维摩诘所说不思议解脱法门经》里头所讲到的"无垢识",这个"无垢识"在这个经典里既讲了理论、又讲了相关理论的实践,最后开出"大圆镜智"。

  最后的这一段因为讲得比较深,所以准备在下一次讲的时候我们再将之把他充分地展开。

  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暂时讨论到这里。

  阿弥陀佛!各位听众再见。


(选自 薄伽梵 智及维摩诘 师尊 广播圣密龙讲 2012 年 6 月 9 日)

歌曲 - 歌手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