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苑地
居家出家 文有隐伏--玄奘笔下维摩诘无垢称的真实身份初探 4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0日 12:05:26   发布作者:本網   点击次数:432

居家出家 文有隐伏--玄奘笔下维摩诘无垢称的真实身份初探 4

2015-12-12 金刚师红 古梵密


04

居家出家 文有隐伏

口传教授的传统经典鉴证



但是玄奘大师为什么在《说无垢称经》还是把无垢称的身份多次翻译成“居士”?

很可能因为无垢称的情况确实比较“复杂”,不容易找到一个现成的人所共知的中土词语简单直接地加以表达,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可能玄奘就以《翻译名义集》中所言其“五不翻”的原则之一:

“四顺古故不翻,如阿耨菩提。实可翻之而摩摄以来常存梵音。” 所以沿用过去的翻译者所使用的用词。

显然,顺古的沿用并不说明玄奘大师就一定完全认可这样的翻译。但“将错就错”仍然完全可能

将错就错?!

比如:

《说无垢称经》:“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住广严城庵罗卫林。”

《说无垢称经疏第一》:“赞曰:化处也,此是中印度境,国名吠舍离。此云广严,旧云毘耶离、毘舍离、维耶离,皆讹也。”

既然如此,照理就不应该再出现使用被认为错讹的用词,但是,在《说无垢称经赞》卷第二,仍然出现了“毗耶”这个词语:

“无垢称经,佛足指按,大千界净。无垢将至,预变毗耶一城为净。”

这种例子并不少见。可见玄奘师徒非常尊重和尽量使用社会的通行语言,为佛法流通和众生的理解做了尽可能的“让步”。但是,也在这种“让步”的同时做了说明或伏笔,显示了他们对真理和事实的坚持。“毗耶”这个词语如此,称无垢称“居士”也如此。


?!!01


坚持让步?!



我们会注意到,在开篇的介绍:“尔时,广严城中有大菩萨,离呫毘种,名无垢称”中,是把无垢称明确定位为“大菩萨”。众所周知,“大菩萨”也就是“大士”。

可见,“居士”与“菩萨”、“大士”是不一样的概念。

而千百年来,维摩诘无垢称之所以在中国总是被简单地认定为就是一个“居士”,除了格义经译留下的深远影响,还因于在中国佛弟子和信众的概念中,对于古天竺佛教的认知,就是停留在以为佛教只有在家与出家这样两种对待的形态,没有认识到其实在释迦牟尼佛祖的时代,并非如此简单划分,还存在一种“中间”状态。

最强烈涉及到这种特殊存在形态的佛经,其中就有大藏经中所存《郁迦罗越问菩萨行经》,此经又被佛祖亲自命名为《居家出家品经》或《持一心宴坐其德名闻经》。

中间状态?!

《郁迦罗越问菩萨行经》

经文讲述舍卫大城中的郁迦长者和其它长者一起到佛祖面前听法,他们都是发心自觉觉他,成就佛道的大乘修行人。在这次法会中,他们接受了佛祖安排的落发圣仪,以佛经所记录:“除须发”,“得为比丘,敬受大戒”,但又同时听闻佛祖讲绶“居家菩萨在家立出家戒法”的圣义,誓愿居家而奉行出家戒法,以这样的存在形态广大弘扬如来教法。

得为比丘,敬受大戒


佛祖对此至为赞叹,并预言郁迦长者“居在家居,具足出家戒法,是时为诸如来普宣佛道”, 郁迦长者持有平等心,在当下这个被叫作“贤劫”的宇宙时空中,他一个人将要度化的众生,就胜出百千位出家菩萨合起来教授的众生。因为即使百千位出家菩萨,他们的灵性功德、他们的般若智慧,合起来也都不及郁迦长者一个!对佛祖的这段赞叹,经中原文是这样说的:“虽住居家地,常有等心。于是贤劫所度人民甚多,胜余出家菩萨百千人教授。所以者何?阿难,虽有出家菩萨百千人,其德之智不及郁迦长者”。由此可见,在当时佛祖亲自创立的佛教,不仅有一般的在家者,有离家的出家者,但也有身居家室、却“得为比丘,敬受大戒”的现僧相者,这种情况,显然也不能因果倒置地用后代藏传佛教中的瑜伽士来简单地加以比拟。

常有等心


而这,不正是维摩诘无垢称的“虽为白衣,奉持沙门清净律行,虽处居家,不着三界;示有妻子,常修梵行”吗?由此也可以说明,智及宗师依口耳传承的口传教法所言:

“圣密行者、圣密上师、圣密长老、圣密天口长老的圣密行,只能够讲是薄伽梵的外眷属、内眷属、胜眷属、圣眷属。”

这种口耳相承、代代相传,自佛祖时代沿袭至今的传承形态,是在公开流通的传统佛教经典中可以找到文献依据加以证明的。

也正因为是这样,由是,我们非常有必要注意到玄奘大师对“僧”的界定。


关注古梵密

唐密 真实


歌曲 - 歌手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