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典故
轮回之民间故事一则--《阅微草堂笔记》现代语版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17日 00:48:55   发布作者:本網   点击次数:625

  故事开始说:有一个游方参道的老僧伽,路过血腥浓重的杀猪屠市时,他就暗自涕泪交流,泣不自禁。市场上的人们见老僧以泪洗面,悲泣刁立,就感到惊讶,于是就好奇心地问他,是甚么原因?老僧伽回答道:

 

  “这件事说来话长,因我能记前世的两世之事,即前生和前前生的事,我都记得历历在目,过去世的往事,使我触景生情,因而落泪。

 

  前前生时,我是一个杀猪的屠夫,以杀猪为业,只活了三十多岁就死了。死后灵魂被几个阴差捆缚带往地府,阎王说我杀生罪业很重,命阴差把我押赴六道轮回,领受转入恶道的因果报应。

 

  投生之前,我只觉得恍惚迷离之间,像醉酒,又像做梦,昏昏沉沉,似知非知,惟觉全身闷热之极,非常难受,令人无法忍耐。

 

  投生之前,我只觉得恍惚迷离之间,像醉酒,又像做梦,昏昏沉沉,似知非知,惟觉全身闷热之极,非常难受,令人无法忍耐。


  但转而又忽觉清凉,这时人已清醒,睁眼一看,才知我已转入下一世,已经变成小猪崽,降生在猪栏中了。


  每日以猪母之乳养育自己,逐渐长大,待断奶之后,见猪食秽恶不洁,食物内部多有腐烂之物,肮脏不堪食用,无法进口,吃不下,也极不愿吃。但腹中饥火燃烧,五脏像要被饥火烧得焦裂一样,实在忍不住饥火辘辘,万不得已,再脏也只好不辨秽恶,吞下肚中算数。


  后来渐渐长大,向猪母、猪兄弟姐妹学习,逐渐懂得了猪语,不时与其他的猪只,互道兄弟、姐妹之情。发现在猪的世界也可以有感情交流。诸同类中,能够记得自己前生事的猪只,数量不少。

 

  只是苦于不能通人语,妄有苦心,不能和人类交流信息,告诉人类,我们畜生道的痛苦和中阴天的迷失。

 

  它们都自知将来要被宰杀,所以相互之间问候,在人类看来,猪只们不时地发出呻吟声。其实是猪们表示了它们内心中无可奈何的忧愁。

 

  猪只们生活在肮脏的世界中,常有疾病缠体,最常见的是眼病。因此,眼睫毛中,常常浸有泪水湿痕,主要是各种疾病反覆发作,致令泪眼常湿。

 

  猪只体肥笨重,夏天酷热难熬,无处走避,只得跳进泥浆水中,暂避暑煎,方觉得些许舒服,但就是这种充满污秽的脏泥污浊浆水,都不可随处常得。

 

  天热体热,内外煎迫,泥浆水份烤乾,引起了泥浆衣壳,弄得疮疥丛生,更是奇痒无比,难忍难当。


  猪身的毛发稀疏,坚硬不贴身,每临冬天,寒冷之极,看见狗和羊身上的柔毛,温暖厚实,真是慕它们,是畜生道的上等畜类,神赐仙兽。

 

  当要屠宰夺命时,是最为恐怖的时刻。人来捕捉猪们时,自知难逃诛灭杀劫,但也尽力奔走躲避,大声呼喊抗议,不停嚎叫,苟且偷生,以求暂缓死刑,期待能多活一会儿。

 

  当被追及时,屠夫用脚踢踩、按踏头部和项背,将四蹄反关节,扳起合拢,被人用擒拿术制服,又用麻绳牢固捆缚,捆缚绳索深勒至骨,痛得如同活活刀割。

 

  猪只常被异地转运,贩卖他乡,时被船载,时又车运,辗转过程中,都是很多猪只重重叠叠,堆放在一起,挤塞于同一船舱或同一车箱,互相挤压。

 

  猪只们挤压碰撞,气促不可忍耐。最下层者,赛如活埋,气闷难当,不得呼吸。

 

  更有压迫痛楚异常,压得肋骨似要断裂,四肢百骸皆不舒通,涌塞难受,致使肚腹像要爆炸裂开一般。

 

  这一类的痛楚,犹其在上下车船时,许多时是人力抬扛,猪只们在被捆的四蹄之中,穿一条木棍,木棍的两头被两人抬着走,脚蹄被棍枷锁,更是痛得无法形容。

 

  到了杀猪的屠宰场,扛抬猪只的人,如释重负,立即随意的将我们抛在地上,震动得心肝脾肺等内脏都要碎裂,许多时,往往被摔得痛昏过去。

 

  有的运到屠宰场,就当天宰杀。有的缚住几天不杀,要杀不杀,在死刑台边等候,这种痛苦最难忍受,见左边放着掏心挖肝的杀猪尖刀,右边大锅装满用来脱皮拔毛的烫猪沸汤,真是活地狱再现,阴森可怖。

 

  眼睁见到同伴们一只一只处死,被开膛挖肚,心想若利刀与沸汤,轮到我头上时,不知是何种极端的痛苦滋味啊!想到这些就刷刷流泪,害怕得不停的颤抖,又无法自保自救。又时顾自身,不知宰杀割成碎块后,成为谁家盘中美肴佳羹,真是心里凄惨得神昏思绝。

 

  当轮到被宰杀时,屠夫一牵动捆索,顿时惊惶失措,害怕得头也昏晕了,眼也谙暗了,四蹄皆软,如同瘫痪,只觉心怦怦跳动不停,灵魂随即自顶飞出,进入中阴而又复落下而入躯壳。

 

  只见屠夫刀光明亮,晃耀眼前,不敢正视,唯有闭目等待死期的到来。

 

  屠夫将刀从喉刺入,其疼痛更是无比,鲜血随即流入盆中,屠伯们又将猪身反覆摇摆颠动,好让鲜血流尽,(四大瓦解时的难受)这时的难受和苦痛非言语所能形容。

 

  要死又不能马上立刻就死,痛苦莫名,所以只好大声拚力嘶叫,长号哀鸣。

 

  这时的痛苦,令我想到我在做屠夫时的前生,彼时我杀猪,现时人杀我,可怖!可怖!

 

  当全身血液流尽时,始知尖刀直刺心脏,这时实实在在巨痛到了极点,而此之后,就再也不能作声了,随即死了。


  宰杀死后,渐觉恍恍惚惚迷离之间,如同酒醉,又像做梦,似醒非醒,似梦非梦,似知非知,昏昏沉沉。(就跟上次轮回转生那样,进入了中阴境界,又经历了种种……)过了好久,才渐醒来,睁眼一看,才知又投胎变人,成为一个小婴儿。

 

  阴间官吏,认为我从前还有善业,犹其被杀之前,有大悔改之心,故而,让我回人道变人。

 

  忆前世之因果业报,我发愿成为和尚,才有今日的和尚身。

 

  刚才我经过屠市,见这些猪,都要惨遭杀戮,不免心生大悲,同情怜悯;又触景生情,回顾到从前自己变猪时的苦受和被杀的惨况,回顾二番生死轮回记忆犹新;同时有念及现在这些正在执刀的屠人,将来免不了也要像我那样,悲惨的变猪,和惨遭屠杀,我深深的为他们感到可惜和难受。因为有这三种感同身受的轮回体验,曾经历炼,痛苦的心念交织在一起,故不自觉的在经过屠市时,涕泪纵横,难以自禁。”

 

  在场的屠夫,听了老僧伽因机而说的情真意切、自然流露的轮回故事,启发了屠伯们的良知和智慧,无不感动,竟然立即扔刀在地,决心不再屠宰,发愿善业,改行去卖蔬菜。

 

  (据《杂阿含经》卷26载:

 

  佛教之四摄法,是:一,布施摄;二,爱语摄;三,利行摄;四,同事摄。

 

  这故事中的老僧,所用的就是"布施随设方便",以无所施之心,施受真理。也即法施。轮回原理,本是佛家的理论,深契实相,不易明白。但经老僧伽现身说法,感同身受。亲近众生,同其苦乐,以法眼见众生根器而随其所乐,分形示现。致众生明白,同沾法益,而弃屠从善。

 

(选载自网络略有删节)


歌曲 - 歌手
0:00